随着政治导致贫富、政党和情报人员之间的巨大差距,世界正在迅速印度化

2020年疫情发生以来,在这长达1年的时间里,西方国家从政府高层到普通民众种种反智行为让人瞠目结舌,困惑之极。全球200多个国家,70多亿人口,1亿确诊病例,当然实际感染人数肯定大于这个数目。例如印度新德里,平均每2个人中就有1人被感染,而印度政府通过把去贫民窟检测的医务人员给赶出去等巧妙手段,控制了感染数目,官方报出感染人数是1066万左右,事实上真实感染人数据估计已超过3亿人。

通过这1年来西方国家的种种表现,我们发现,国外的防疫形同虚设,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破罐子破摔。可以说,这场疫情灾难就像面镜子,所有披着美丽外衣的政治,都暴露无遗。这样的政治做派,也让全世界都在趋向于“印度化”。

那么,什么是“印度化”呢?印度是个充满宗教冲突和种姓歧视的国家,其种姓制度虽然在圣雄甘地的推动下,于1947年印度独立时被颁布废除。然而,虽然法律上废除,在现实中,已存在数千年的种姓制度根深蒂固,以宗教文化的形式保留了下来。种姓制度最大特征是职业世袭和内部通婚,曾遭马克思批评是最极端的形式。

同时,很多政党通过拉拢特定种姓等方式,用种姓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导致政党分裂、不团结、腐败不堪成为常态。长期以来,高种姓垄断着国家的政权和经济。据相关数据统计,2002年,5%的高种姓集团控制着国家财富总值的32%,10年后,这一比例不减反增长至47.6%。

发展到至今,10%的高种姓集团已控制着国家财富总值的60%。而在占国家人口六成以上的低种姓中,只能做着最底层的工作,如清洁、捕鱼、殉葬、耕田等工作。2019年,印度的文盲率高达26%,90%的低种姓是文盲,是全球文盲最多的国家。

印度整个社会贫富分化极为严重,极少数精英上层掌握着国家大半的财富,上下层不通婚,几乎不接触无来往。例如,就连法庭上高种姓打官司的对象也是同一种姓——高种姓。高低种姓住在一个国家,但是分裂成为无数块,各自无关联,也没有义务。

正是这样,这次疫情爆发初期印度政府就算想抗击,也有心无力。而且,在宗教的熏陶下,富有的高种姓垄断了教育,上层可以接受顶尖教育,庞大的下层群体更多是文盲,连最基本的科学常识也没有。导致全世界“印度化”的原因有很多,经济政策、政治、教育、宗教文化等各种因素影响错综复杂,这些无疑会对国家的管理产生极大的冲击,继而产生混乱,社会发展阻滞,一系列如“印度化”的问题也就出现了。

一是经济政策影响,例如财政收入中最重要的税收政策。

一个国家要保障科研投入、基建建设、水利工程、官僚体系、义务教育等基础项目运作,就需要大量的金钱来作支撑。国家不会赚钱,那就需要对社会征税。

征税也要做到合理,如果征税过多,打击了社会各种贸易活动的积极性,国家没有了活力;如果征税过少,国家没钱,上面说的那些基础项目运转不起来,国家离分崩离析继而亡国也不远了。

没有税收或者非常少的税收,最典型的就是非洲,意味着这个国家从独立起就已经“印度化”了。非洲那些国家长期以来遭受饥饿的蹂躏,惨不忍睹。

非洲贫困人口众多,到2050年预计将达20亿。而一个国家通过征税顺利发展了起来,社会开始生机勃勃,一切都欣欣向荣。顺利发展一段时间后,越往后,税收反而不够用了,于是财政开始崩溃,国家社会秩序开始混乱,混乱时间长了,再加上疫情这样的大灾难,国家很难不变成“印度化”。

二是国家政党林立,主流党派争斗不断,政治分裂日益明显。当下,疫情席卷全球,给世界秩序和国际格局带来了极大的冲击,西方国家主流政党在政治上的争斗尤为明显,对立意识增强。罔顾疫情肆虐下的国家,这些政党轮番上场,把抗疫当成是政治表演,丝毫没有想到民众的生命安全。

为了选举和私利,政党不惜煽动民众,处心积虑推卸责任,以转嫁国内日益严重的社会矛盾,这些国家的所谓民主制度的严重低效和应对不力,贻误了疫情防控的最佳时机,导致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暴增。三是政治等原因导致贫富分化严重,富人越富,穷人越穷。

几乎所有国家都无法避免这一个问题:财富向少数人聚拢。

但是,这些少数人对税收的贡献就一定多吗?答案是不一定。以美国为例,在美国财政结构中,个人所得税是占比最大的,由普通民众承担,且执行非常严格。

美国流行这么一句谚语:世界上只有死亡和纳税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在大量美剧中,里面的主人公是地地道道的普通美国公民,经常会出现主人公为一大堆税单发愁,甚至诅咒的场景。

《当幸福来敲门》影片中,主人公纳完税后,直接破产,就剩下20美元,没有办法支付房租,被房东赶出来后,只能和儿子睡到火车站和厕所。而美国现状是富豪不交税或者交很少的税,全部由中产民众承担,中产就开始逐渐萎缩。

这样时间一长,贫富悬殊更为严重,富豪没有上税,对国家没有义务,遇到疫情这样的灾害,就扛不住了,问题全部暴露。四是种族歧视等政治影响,导致社会动荡不安。之前,我国赵立坚在社交媒体推特上批评美国的种族问题,“华盛顿东南区的白人从不去西南区,因为那是黑人和拉美裔的地区。

因此而引起赖斯的不满,要求中国给出交代。这本身就是事实。因为财政崩溃,西方国家的治安也是“爱富嫌贫”,富人区治安好到不得了,贫民窟根本没治安可言。

由于以前恶化的经济形势加剧了各国社会的动乱,特别是在敏感又复杂的种族歧视这一问题上。2020年5月,黑人弗洛伊德被警察压制颈部,无法呼吸,虽然身边多人提醒,警察仍无动于衷,最终弗洛伊德因窒息死亡。美国因此事件发展成席卷全国的骚乱。

最令人惊异的是,这场骚乱还牵涉到了欧洲,大量欧洲民众纷纷走上街头进行示威游行,与警方发生激烈的对抗。因为新冠疫情的冲击,世界多国经济一落千丈,很多底层民众生活已经出现严重的问题。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的美国2020年经济增长数据是-8%,一些欧元区主要国家包括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经济衰退达到-12.8%左右。

西方市场经济显示着其残酷性:金字塔尖的人群财富或许还继续增长,而庞大的社会底层的人群已经吃不起饭了。为阻止疫情所引发的经济崩塌,危急关头孤注一掷。2020年3月,为了救市,美联储向华尔街注入的1.5万亿,接着,美国国会以近乎全票通过了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也就是说,短时间内一共注资3.5万亿美元。

相比之下,2019 年美国全年债务为1.2万亿。最为重要的是,目的并不是抗击疫情。之前,我国张文宏教授就表示,担心疫情次生灾害下的死亡人数,会超过疫情。

如今正成为现实,许多国家已经被随之而来的粮荒压得几乎崩溃。近日,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发布了一篇《2020年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报告显示,由于疫情的影响,2020年,是近半个多世纪以来粮食供应最严峻的一年。

全世界,近9亿人在夜里饿着肚子睡觉,全球每天会有30万人饿死。联合国表示,疫情带来的大饥荒,正在将世界推向危险的边缘。疫情引起了饥荒,饥荒引起了混乱,国家动荡,经济更加衰退,“印度化”迹象更为明显。

政府相互推脱无作为,普通民众也变得越来越反智。去年3月新冠疫情陆续在西方各国爆发之后,这些对中国大肆冷嘲热讽、恶毒落井下石,宣称准备充分的国家的表现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美国人口流动率快,中下层人民生活环境极差,很容易发生疫情大爆发。

但特朗普种种诸如“新冠病毒会奇迹般地消失”、“新冠病毒是民主党的新骗局”等说辞掩盖事实,维护经济强国的形象,令人啼笑皆非。

英国首相公布了英国的防疫政策:“群体免疫”策略。这令世界哗然,弱势人群感到被抛弃;巴西的马瑙斯,由于采取了根本不设防的防控策略,该市75%民众已经感染了病毒等。

这些西方国家民众不但抗拒佩戴口罩,还喝消毒液,焚烧5G基站和天线(认为是基站在传染病毒),抵制居家禁止令。

如此反智行为令人三观尽碎,因为教育上的缺失,他们会被政客煽动,没头没脑地干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最为关键的是,国家对此无动于衷,就任其继续愚蠢下去,这样持续下去,“印度化”现象极为明显。

事实上,纵观历史上历朝历代,财富永远向少数人聚拢,这个是任何制度都无法避免的,而真正错的是一个国家缺乏上下层流动,这会导致社会僵死掉,完全没有活力。印度在世界的亿万富翁排行榜中排名第六,但遗憾的是,世界上每三个穷人就有一个是印度人。在印度,低于8元/天生活费的穷人约为5亿左右,将近接近国内人口半壁江山,占全世界穷人总数的三分之一。

财富向少数人倾斜,富人又不上税。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美联储近期的一项研究也显示,过去30年来,美国最富有的1%群体财富增长了21万亿美元,而美国财富金字塔下部的50%群体财富则减少了9000亿美元。

富人没有义务对国家负责,也没有义务对穷人负责,穷人无力改变现状,将希望寄托到宗教吹嘘的虚无飘渺的来世,代代循环,国家形成坚不可摧的上下层阶层,必然导致国家越来越没有活力,死水一潭。美国已有少数学者认识到这个问题,表示目前这种财富分化过大,如果问题继续恶化,就会引发社会巨变,所以呼吁美国要给富人另外征税。巴菲特对加征富人税持赞同态度,但是绝大多数富豪都是安于现状,漠不关心,甚至有个别强烈拒绝的。

在美国,底层和普通中产阶级往上流动的渠道基本已经关闭。美国的上层社会从小就读于学费高昂的私立学校,普通中产阶级根本无法负担。

当下,遏制阶层固化,拓展教育上升通道,开拓更多商业、政治等通道,对保持社会流动活力有着重要意义。

中国历史上也有诸多此类上下层人才流动的通道,如汉代的举孝廉制度,魏晋时期的九品中正制,唐宋元明清朝代的科举制度,当然,在军事上,几乎千古如一,以战功来论功名。随着大众受教育的普遍化,当下中国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商业等各方面蓬勃发展,人才流动途径也多种多样,但无论哪一种途径,义务教育都要确保质量,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民众基本素质的提高,远离愚昧与落后,也更有利于社会进一步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