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淳华的阴暗面 看不见的邪恶 好莱坞极保守的邦女郎

多年来,裴淳华以惊人的表演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完美的演员,而且,在好莱坞的20年里,她一直有件事非常擅长,那就是扮演邪恶的女人,六年前,她在大卫·芬奇的电影《消失的爱人》中扮演疯狂的妻子艾米·邓恩,那令人惊艳的表演让世界各地的影迷感受到了她邪恶的转变,尤其在J·布雷克松执导的《我很在乎》中重现的惊悚画面,更让她毫无悬念的摘得了2021年金球奖最佳女演员

多亏了裴淳华的出色表现,让我们可以把这两部电影中的角色捆绑在好莱坞的流行文化史上,那么,这也牵扯出了一个主要问题,裴淳华作为最年轻的邦女郎,生活、爱情和事业哪个是她的主要动力,今天,就让我们来深度了解她不为人知的一面

在判断电影中的人物时,视角和背景是很重要的,他们不需要为一个人的行为找借口,但是至少可以为不轨的行为增添一份重要的逻辑,否则就会显得混乱和随机,而艾米确实有特殊的动机去做她想做的事,像这部《消失的爱人》中的核心冲突是非常私人的,艾米·邓恩一心想毁掉丈夫尼克的生活,更巧妙地陷害他谋杀了自己,这个故事从始至终只有一个主要目标,那就是尼克

电影上映后,一些影迷和评论家认为,艾米所做的实在是小题大做,当谈到她和尼克的婚姻时(他们确实存在一些沟通问题),她并不完全是无辜的,而且很难理解,她在电影结尾时给他设下的可怕陷阱,评论家觉得,当你同情艾米时,尼克确实应该为他的不忠行为受到处治,但他不应该受到艾米所给予的那种变态的惩罚,这肯定会让你失去同情

艾米·邓恩是一个危险的反社会者,她在《消失的爱人》中幸存下来是让我们如此恨她的原因之一,虽然艾米是非常可怕的,但至少她把自己造成的痛苦限制在那些不幸进入她的生活或接近她的人身上,而她在《我很在乎》中的玛拉·格雷森不仅不分青红皂白,目标更是尽可能地摧毁更多的生命,仅仅在角色上的巨大差异就将两者区分开了,这也使玛拉明显地成为裴淳华两个角色中更邪恶的一个

对于娱乐圈来说,2018年是让众多好莱坞女星崛起的一年,因为演艺界的重要人物哈维·韦恩斯坦被指控之后,行业内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女星开始分享演艺圈内外的不当行为和不平等,MeToo运动也激发了许多名人想要分享他们的故事,其中就包括裴淳华,她进入好莱坞的第一个角色就是《007之择日而亡》中的邦女郎米兰达·弗罗斯特,但试镜过程并不顺利,也就是说,她被要求脱下上衣自我介绍,裴淳华承认说,那时她最屈辱的时刻

从007的首部《Dr. No》开始,邦女郎就成了性感的象征,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詹姆斯·邦德系列的最近几部,裴淳华说,娱乐圈中的女星一直被置于不舒服的位置,被要求穿很少的衣服来拍照,这与她自己的道德观不符,最终,裴淳华输给了穿着橙色比基尼的哈莉·贝瑞,后者也成为了故事的女主角

在《007之择日而亡》上映后,裴淳华就一直在为口语做准备,她看了莎朗·斯通的《本能》和妮可·基德曼的《不惜一切》,还跟一位声乐教练每天练习四个小时的发声,并与他一起大声朗读《城市与乡村》和《纽约客》等杂志,除了口语,为了接下来的角色,她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身材,在胖瘦之间来回过渡,她说,“那时刚拍完邦德,就有很多类似的角色找到我,虽然人人都知道当个花瓶很简单,但对我来讲好剧本比好皮囊更重要”

看过《消失的爱人》的影迷们可能会好奇,为什么瑞茜·威瑟斯彭最终没有和本·阿弗莱克一起出演这部广受好评的电影,这位女演员在这部电影中担任制片人,由于她和裴淳华年龄相仿,一些人可能会带有疑问,为什么她最终没有自己出演艾米·邓恩这个角色,威瑟斯彭透露,这一切都归结于她与导演大卫·芬奇的一次坦诚对话这位获得奥斯卡提名的女演员才华横溢、不可小视,在扮演头脑聪明、冷漠的角色方面有着独特的天赋,这也让她比同期竞争对手领先两步,现实中的她和剧中的角色一样一丝不苟,会把每件事精心策划,并做好一切准备,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做出反应,裴淳华更像那种街头斗士,在杂乱的好莱坞中斗智斗勇,毕竟,当她的电影获得好评时,真正的赢家是观众,以及裴淳华的粉丝们。

相关文章